您的位置:首頁 >足球情報 >

錢都沒了要命干啥?歐洲足壇不顧球員健康,化身為利益集團

時間:2021-05-18 19:47:40 來源:

歐洲疫情反彈之嚴重,難以想象。

僅在17日一天,就有蘇亞雷斯、埃爾內尼、多爾蒂等知名球員確診,而在此之前,C羅、曼奇尼、托蒂等一眾新老名宿無一幸免……

但和3月不同,這一次的歐洲足壇選擇堅持比賽,不再停擺。因為大多數足協、聯賽再也無法承受經濟上的壓力,龐然大物如巴薩也絞盡腦汁降薪,不然還有破產可能……

錢都沒了要命干啥?歐洲足壇不顧球員健康,化身為利益集團

蘇亞雷斯

也許,在管理者看來,賬戶上的數字遠比增加的確診人數重要。C羅在隔離期間豎起大拇指。

C羅在隔離期間豎起大拇指。

錢都沒了要命干啥?歐洲足壇不顧球員健康,化身為利益集團

C羅居家隔離

就像無情秋風掃下的落葉,球員一個一個倒下,或者因為受傷,或者因為感染。

這個秋天沒有童話,只有在疲于奔命中,球員的一個個“離開”。數不勝數的傷情疫情統計,從最開始一條條爆炸性新聞,到讓人熟視無睹乃至漠然,這樣的情況,已經成為了常態。

誰都忍不住要問一句:足球這個行業在歐洲就沒人管管嗎?殘酷的答案是,正是這個行業的管理機構、當局者,他們的所作所為,或者不作不為,導致了國際足球變成在災難年份里,尤其災難的一個行業。

因為高頻的傷情和此起彼伏的疫情感染,這高發階段,正是這秋天的三個國家隊比賽周。

每個國家隊比賽周,不同國家隊都要被安排三場比賽,大范圍的國際旅行,在疫情防范和監控極不平衡的國際范圍內,國際球員成為了連醫學研究價值都不高的“小白鼠”。

當一個行業的管理機構、一個行業“保護神”般的領導機構,只為稻粱謀,追求的更是商業收入來維持其運轉時,這樣的管理機構根本就不配成為“保護神”,早就墮落成了一個利益集團。

國際足球鼓勵引導經濟發展,當然正確,但鼓勵以及引導的目的,是促進足球產業的發展。這是文明社會的基本規范之一。蘇亞雷斯在國家隊比賽期間感染。

蘇亞雷斯在國家隊比賽期間感染。

而國際足聯,以及歐足聯非洲足聯、南美足聯,再到西方各國各地區足協足總,從因凡蒂諾,到那位滿口狂吠的前英格蘭足總主席,他們眼里只有利益——他們擔心的,只是在疫情打擊下,自己的機構、自己的地盤,這一年“損失”將會多大。

他們對“損失”的估量,可不是擔心行業衰退、運動生存根基動搖,他們估量的,只是收入數字。

所以才會有在疫情第二波、第三波洶涌來襲期間,仍然不死不休地要進行國家隊比賽。因為這是國際足球管理機構,以及西方各國各地區足協足總的錢袋子。

職業聯賽的錢,他們分不到一杯羹,已經眼紅得不行,這些國家隊比賽的媒體版權,早就賣了出去,相應收入已經到手,甚至像阿根廷、厄瓜多爾足協那樣的,收入都已經花光了。

于是這些比賽,能不踢嗎?薩拉赫確診新冠,一對埃及夫妻在他的隔離酒店前拍攝婚紗照。

薩拉赫確診新冠,一對埃及夫妻在他的隔離酒店前拍攝婚紗照。

錢都沒了要命干啥?歐洲足壇不顧球員健康,化身為利益集團

埃及夫婦與薩拉赫

錢都沒了,還要什么命?更何況要疲于奔命、要暴露在病毒感染風險下的,并不是高談闊論、高臥未起的西方足協官員,而是那些薪資早就高得嚇人的球員們。

在足球運動和整個體育運動遭受生存威脅挑戰,最需要領袖力、需要管理機構從長遠出發、保全這項運動根本生命力時,我們突然發現,足球根本沒有什么管理機構。

有的只是一個扭曲雇傭你的商業組織——國際足聯等,不更像是一個依靠足球掙錢的公司?

因凡蒂諾和西方其他大佬們,都需要國家隊比賽周創造的財富,這樣他們才能將錢分到各種下屬機構,實現選票和利益的承兌,大家都能保住各自的位置,然后繼續游戲下一輪。

球員的生病感染,連冠冕堂皇的仁義言辭都少見——不同疫情期間感染病毒的球員,恢復的狀況、未來從事這項運動會否有隱患,官方來不及關心。

足球將這些本也是普通人的律師、商人們,送上了高位,他們駕馭著西方各個不同的“足球官府”,繼續自己的夢想。哪怕這些夢想,和足球沒有半點關系。


鄭重聲明: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;如有侵權、違規,可直接反饋本站,我們將會作修改或刪除處理。
猜你喜歡
大中国视频高清在线观看_青柠直播免费观看_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网站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