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 >超級攻略 >

“突然發達”是怎樣的一種感覺?將這個問題拋給現在的廣東男籃

時間:2022-04-09 11:06:36 來源:網絡整理

“突然發展”是什么感覺?

把這個問題拋給現在的廣東男籃,或許只有主教練杜鋒和總經理朱芳雨才能回答,因為大部分現役廣東隊球員都沒有經歷過隊史首冠,易建聯恐怕也不會回答。 . 你——他的心真的被媒體傷透了。

不過球衣球員版和球迷版的區別,如果你把這樣的問題留給廣東女籃,姑娘們估計能在你身邊聊上半天,因為去年她們拿到了隊史首個總冠軍,而她們的興奮還遠未結束。

對于一個球衣球員來說,什么是“突飛猛進”?第一關大概是收到市面上很難買到的球衣,第二關就是發現這件球衣是做工更精細的球員版,第三關就是收集全套這種類型的球衣.

我幾乎覺得我現在“發達”了。是的,男孩的幸福就是這么簡單。

對于安踏出品的球衣,老球迷可能會有一些不好的印象,大部分來自15年前CBA賽場上會褪色、掉號的“劣質產品”。當時CBA的商業發展遠不如現在。球衣的球員版和球迷版完全沒有區別,因為根本沒有“官方球衣發售”的概念,能流出市場的大多是“翻版”或俱樂部自行印制的“轉載”。來自地下鑄造廠的假貨。

“突然發達”是怎樣的一種感覺?將這個問題拋給現在的廣東男籃

2012-13賽季李寧拿下CBA籃球裝備贊助商的位置后,安踏開始專注于鮮為人知的女籃市場,在WCBA球衣的設計和生產上花了不少心思。經過多年苦心改良,不服輸的安踏終于在2015年前后向球迷交付了一款國內頂級球衣系列。

在廣東新世紀女籃俱樂部的幫助下,我收到了一箱2015-16賽季WCBA廣東女籃的重磅球衣。球衣的擁有者是胡璇,但本該從河北女籃轉會而來的姑娘,卻沒有在廣東女籃成功注冊,而為她準備的球衣,將永遠成為“備用球衣” .

2015-16賽季,安踏在主客場球衣之外,別出心裁地增加了一件圣誕球衣,作為比賽日的特殊服裝??梢?,盡管當時中國女籃處于低谷,但籃協及其贊助商并沒有放松聯賽的推廣和商業發展。

關于圣誕球衣的評價,之前寫過一篇關于江蘇女籃圣誕球衣的文章,這里不再贅述,僅以廣東女籃常規球衣為例進行欣賞.

李寧在2013-14賽季開始重新設計CBA球衣,將前面的大LOGO換成了球隊所在位置的拼音字體。安踏對女籃球衣的改動選擇了聽取球迷的意見:胸前使用了中文字體,創造性地融入了球隊的隊徽。這意味著球衣的設計成本大大增加。除了讓每支球隊的球衣獨一無二之外,胸前的標志也必須有匹配的變化。

在版型上,安踏也“化解了痛”,采用了更加美觀修身的設計,凸顯女性的特殊美感。從后面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側面的腰部剪裁。

每次提到2015-16賽季的WCBA球衣,我總會感嘆安踏的設計意圖,但這種意圖注定難以得到回報。球衣沒有用簡單的區域印花著色,而是在兩側使用了單獨的圖案拼接。要知道,球衣拼接越多,生產過程就越復雜,也就越容易出現大塊的邊角料,導致生產成本增加。在女籃聯賽商業發展極低的情況下,這樣的球衣根本無法在市場上銷售:賣的便宜又虧本,貴的時候沒人買。

但即便如此,安踏還是將“工匠精神”提升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。NBA球衣球員總是懷念阿迪達斯贊助的時代,因為R30球衣版型修長,而球員版球衣內側有精美的刺繡,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。僅就內繡而言,安踏在這套女籃球衣上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居然可以在一件球衣上做出三種工藝。

首先,前隊隊徽采用了最可靠、最有質感的刺繡。其次,“WCBA”LOGO和球衣號碼采用燙金方式粘合。據當年為WCBA設計球衣的安踏設計師佩德羅·佩(Pedro Pei)介紹,他和他的團隊多次前往能夠滿足快速響應需求的高端印刷廠,最終做出了這款特殊的號碼貼足球衣球員版和球迷版的區別,用布熨燙。印花的方式放在球衣上,不僅美觀還減輕了重量,不會產生內繡讓球員感到不舒服。

可以看出,安踏已經深思熟慮了刺繡針跡會粘在皮膚上的問題,所以在球衣內側襯了一塊無紡布,起到隔離的作用。細節是設計技巧的堅實反映。

每件球衣的背面都會印有球隊贊助商的名字,這一步通常留給球隊自己。因此,廣東女籃的贊助商“馬可波羅”字樣是最便宜、最簡單的膠印——值得一提的是,匹克為WCBA隊提供的球衣現在在所有細節上都采用了這種印刷技術。它使球衣感覺便宜。

2018年,廣東女籃官方宣布將隊徽更換為中國古代野獸“朱雀”,寓意吉祥、勇敢和力量,而此前的隊徽仍為“海豚”。在我眼里,這兩個隊徽各有千秋,代表著廣東女籃成長的不同時期。但是為什么 2015-16 賽季的球衣上沒有海豚隊的標志呢?因為隊徽在短褲上。

“突然發達”是怎樣的一種感覺?將這個問題拋給現在的廣東男籃

看到這里,我已經被安踏系列女籃球衣的認可和贊譽所震撼,也意識到,其實國產球衣也不是沒有優質的產品,而只是在重視和花錢的意愿上——錢可以解決它 事情可能真的沒什么大不了的。

但故事到此結束了嗎?沒看到彩蛋,怎么去。

除了聯賽裝備贊助商安踏提供的球衣外,廣東女籃還有自己的球隊贊助商,那就是耐克。六年前,耐克還為廣東女籃推出了多款訓練服。即使“廣東”標志只印在基本款球衣上,其實也體現了一些小的設計細節。

“Dalphins”是“dolphin”的復數形式,花哨的英文字體簡潔大方,而“GuangDong”一詞則直截了當。藍色訓練服的褲子上,驚喜地發現一個簡單的“GD”標簽非常漂亮。從2019-20賽季開始,CBA的球衣設計就有了“視覺系統”一詞,意思是系統化、統一的視覺符號系統將應用到一系列設計中。早在六年前,廣東女籃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考慮。

但說到底,我還是更喜歡最簡約的運動服,黑金的魅力讓人無法抗拒。

作為一個小牛球迷,我覺得這件球衣確實有點像達拉斯本賽季的客場球衣——其實我只是想吐槽一下耐克的敷衍設計。

近日,社交媒體平臺上出現了一句標語“No more, no more wonders”,也適用于女籃:本賽季的WCBA聯賽“No more, no more games”,因為漫長的休賽期造成受疫情影響,先是本賽季的WCBA延期,然后直接取消。時至今日,本賽季WCBA的最終排名方式尚未公布。

即便如此,我們都知道生活最終會恢復正常,而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為未知的到來做好準備。目前,廣東女籃已經重組。除了三名國手李月茹、黃思靜和楊立偉外,其余球員都在東莞大朗的車站一起訓練。不知道廣東女籃的姑娘們下賽季能不能穿上更漂亮的球衣呢?


鄭重聲明: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;如有侵權、違規,可直接反饋本站,我們將會作修改或刪除處理。
大中国视频高清在线观看_青柠直播免费观看_亚洲精品无播放器在线播放网站_一级毛片免费无卡全部视频